乡镇(街道):

双塔 虎山 上余 四都 大陈 碗窑 贺村 清湖 新塘边 坛石 大桥 凤林 峡口 保安 廿八都 长台 石门 张村 塘源口
风雨飘“窑”望春归
来源:江山信息网    作者:绿色峡口 祝仁卿    发布时间:2016-05-11 10:14:36    点击量:

  峡口镇,江山南部的山麓重镇。三十年前,青葱年华、青涩年少的我,走上社会的最初五个年头,就是在这度过的。
  峡口者,山川峡谷之水口也。这里绝对是风水宝地。时至今日,面对熟识或不熟识的人,我总这样介绍。当然带有感情色彩,但绝非礼节性的溢美之辞。
  峡口,得天地之眷顾厚爱,天生丽质,是不需要任何溢美之辞的。
  峡口的水,是钱塘江源头之水,清灵涵韵、仪态万千。都知道钱江源在开化,没错。可不知是否知道,差别仅仅在于十来公里的河流长度而已。故而,称峡口之水为第二钱江源,是丝毫不为过的。前两年,“娃哈哈”就因倾慕于峡口之水的冰清玉洁,在江山安下了生产基地。
  峡口的“峡里风”,更是让人拍案叫绝。“夏暑而生、秋凉而止,日落而作、日出而息,晴天风起、雨天风歇,有风则晴、无风则雨”。这是我五年亲身体验总结出的特点,几无偏差。盛夏酷暑之夜,这里却是凉风呼呼(绝非凉风习习所能形容),俨然一个清凉世界。有人会说,这是因为峡谷里造了水库的缘故呗?但三十年前,当地的老人就告诉我,早在建水库之前这“峡里风”就一直有的。从峡口进山十多里地的地方,有个叫风洞坑的小村落,据说这里有个风洞,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千百年来,就这么叫着、传着,想来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呗。
  有道是钟灵毓秀,世世代代在这风水宝地繁衍生息的人们,自然也留下了璀璨的文化瑰宝。位于枫石村的古瓷作坊,就是其中的代表。当地人说,早在唐宋时期,这里的制瓷行当就已十分繁盛。现存的古窑是清代留下的,一直沿袭下来,掩炉熄火只是不久年间的事。上海博物馆曾按古窑原样,以1:20的比例制成模型展放。十年前,古瓷作坊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成了如假包换的国宝。
  清晰的记得,三十年前我在这生活时,瓷厂还是生产着的,当时好像属于二轻集体企业,烧制土色土香的粗青花碗、瓢、瓶等。那时,镇里还办了个啤酒厂,用峡口水库的水酿造啤酒。
  盛夏之夜,一群精力过剩的大小伙子,光着膀子,吹着一阵一阵的“峡里风”,用古窑烧的大粗碗,盛着从当地啤酒厂买来的散装生啤,一碗一碗地拼酒……
  这样的场景,已经定格为青葱记忆的重要页面。每次重返峡口,这些画面就会不由自主地从脑海深处鲜活起来,仿佛又听到了“峡里风”的呼呼声、闻到了生啤的清香、看到了当年拼酒伙伴们的戏笑打闹,还有那逝去的青春……
  也许是机缘凑巧,最近短短一个月时间里,竟然接连三次走进了古窑村。行走之间,五味杂陈。那古窑、古道、古树,那半朽的老水碓、濒颓的老作坊、斑驳的老泥房,那满目苍翠的竹林、跳跃奔流的涧水、路旁盛开的不知名野花……仿佛都在诉说着什么、期冀着什么。似乎那么的清晰,却又那么的模糊;是那么的热切,却又那么的淡然……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世事物华总归不会如“峡里风”那般亘古不消。但雨打风吹过后,留下的却是沉甸甸的历史厚重感。越久,越是沉厚绵实……
  踩在历史的尘埃上,各人都会有各自不同的体验感受,大抵也是很难用言语表达清楚的,不如不说呗。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样的历史尘埃,无论如何是值得偶尔去踩一踩的,不管出于怎样的心境……
  第一次去,是在3月17日。那天,外面的天空灰朦朦的,有些雾霾。古窑村里,自然好很多,偶尔还见到了依稀阳光……

那天回来后,我在微信朋友圈是这样表达感受的:

古窑感怀

龙窑寂寞水车残,
涧水轻吟叹断弦。
昔日繁华徒遗壁,
春风何日渡窑山?
第二次去,是4月8日,那是个春雨初霁的傍晚,陪同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专家组一行同去的……

那天回来的心情是这样的:


再访古窑村

雨霁窑山云彩微,
修篁揖客涧花飞。
碎瓷如玉洒嶙径,
轻问东风胡不回?
第三次,那就是今天上午啦,天气晴好,碧落如洗,野花盛开,古窑村四周的树木葱绿了许多……

今天写的字有些多了,心情太抵也该算表达了……
还是找个空闲自已去走走看看吧,值得的!期待分享您的心情表达……

[编辑:周燕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