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双塔 虎山 上余 四都 大陈 碗窑 贺村 清湖 新塘边 坛石 大桥 凤林 峡口 保安 廿八都 长台 石门 张村 塘源口
走读塘源口之民间拾遗——技艺篇
来源:江山信息网    作者:戴明桂 徐太    发布时间:2016-05-19 11:53:56    点击量:

  奇特的洪公奇拳,狂热的舞龙舞狮,复杂的靛青工艺,传统的棉纸制作,粗放的土蜂养殖,无不展示着塘源口山区人民的聪明才智和文化魅力,这些民间技艺,有着与一方水土同呼吸的根脉。它们虽不能与杭州的绸伞、维坊的风筝、北京的景泰蓝、龙泉的青瓷等相比,但它们也是山区历史的一个缩影,是山区文化所特有的符号和名片,是山区人民独特的和难以磨灭的记忆。

(洪公拳进塘源口小学) 

1、洪公奇拳

  塘源口乡东南部的洪福村洪公自然村海拔669.8米,该自然村所属的周围山岗海拔近1300米。在这四面环山的高海拔村落里,代代相传着一套民间武术——洪公拳。如今,洪公拳已被列为衢州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成为塘源口小学的体育必修课。

(洪公拳馆)

  清康熙廿六年(1687年),该村的张氏发族太公张在千由福建汀州府上杭县吴乡迁此定居,为洪公张氏始祖。常言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张在千乃习武之人,每天凌晨“闻鸡起舞”,还把福建老家的拳师请来教导,并在原来的打法上进行了变化改造。他细心揣摩,融会贯通,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创立了一套防身健体的洪公拳。洪公拳一直有传男不传女、传本宗不传外族的不成文规定。洪公拳重武艺更重武德,此拳只做防御,不做进攻,练习此拳除了防身,就是健身,故此,当地人称此拳为 “拳中君子”。
  话说在千公有四子。三子振忠又生五子,其中三子文亨、四子文利在惩治盗匪中曾露了一手洪公拳,当然在那动乱的社会也是迫不得已。
  文亨、文利都生于乾隆后期,文亨之妻陈氏乃西安县岭头乡举村源的龙门汉都之人,家族比较富有,文亨的岳父陈公足下无子,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盗匪劫富  的现象时有发生,陈公也便难免其殃了。
  一日,陈公匆匆赶至女婿家,言家里被强盗所抢。这群强盗仍不知足,说他小气,三天后还要找他算帐。这日子真没法过了,陈公要女婿约一群人去制服。第三日傍晚文亨带了弟弟文利于赶至老丈人家。其丈见仅有两人来,一脸不高兴,唉了一声说:“盗匪数十人之多,我祸难免,你们还要白白送死!”文亨曰:“农务繁忙请不到人,再说来人多,开销也大,你老勿心焦,且待明日,看光景。
  第二天一早,兄弟俩吃饱喝足,静观动态,看看卯时将过,其丈说:“看来今天,可以幸免于难。”兄弟俩苦于农活正忙,正在嘀咕去留。
  正犯难间,忽见一群人从村前来了,老丈说:“强盗还是来矣,我先走了。”说着,就拉着老妻往屋后山躲藏而去。
这伙强盗约莫三十来人,走在前面的拿着棍棒,赤手空拳的跟在后面。为首的未见陈家老者,只看见两个年青人坐在板凳上,沉稳自如,便劈头问道:“老骨戏呢,怎么不来迎接我们?”文亨说:“他有事出门了,叫我们给他看家。”为首的说:“他富得流油,还要躲我们,你俩走开点,我们自己动手了。”
  文亨看他们果然是一伙强盗,突然站起大喝一声“慢着!”,没想到话音未落,那匪首一拳狠狠地捅了过来,击在文亨胸口。文亨一看势头不对,就以牙还牙,也给对手一个直冲拳。匪首一个趔趄,文亨再来一个扫膛腿,那头儿就掉下门头磡底。原来陈老门前是一爿一屋栋高的石墈,石墈下是陈老半亩菜地,那头头躺在菜地里,杀猪般地嚎叫:“痛煞我矣,有种的就在这里打!”经头头一提醒,强盗们也意识到门前小路太窄,一对一打怕敌不过文亨兄弟,于是纷纷跳下菜地,一起哄嚷:“跳下来,打扁你!你不敢下来,就是个孬种,过几天我们照样来抢!”

(拳术)

  文亨原以为在门前小路上打最有利,上来一个打退一个,如果他们不冲上来,我也就此停手,目的是吓吓他们,以后不来抢劫就行。没想到盗匪们仗着人多势众,要在菜地里打,如果继续打下去,又怕把他们打死打伤,违背洪公拳不伤人性命的原则。文亨左右为难,最后决定跳下去打,因为不把这伙盗匪的威风杀下去,老丈人也不得安宁。兄弟俩各拿一根硬木粗棍,文利先跳下,盗匪木棍齐至。文亨次跳下,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打倒了好几个,盗匪散开,于是兄弟两个背靠背,挥舞起洪公拳的棍子花,水也泼不进来。盗匪们看着如狮如虎的兄弟俩,聪明的就后缩,不怕死的前拥,一时间棍棍相向,劈哩叭啦,响成一片。兄弟俩的功夫确也了得,群盗们木棍虽多,但一碰上兄弟俩的劲棍,立时落地。有的盗匪被击倒在地一时起不来,有的耳朵被打破了,有的手被打骨折了,有的脚被打拐了,一直打到午后,凡拿棍棒来的盗匪个个受伤,那些空手来的娄罗们见大势已去,分开两路逃命,兄弟两人各追一路,边追边喊,直追得他们屁滚尿流。在打斗中兄弟俩牢记爷爷张在千和父亲张振忠关于洪公拳不主动出击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尽量不伤人,更不致人于死地的教导,不然这帮匪徒会死伤无数。
  兄弟俩返回后,文亨的丈母娘早在门前迎候,奉上热茶。老丈人呢,则正在和那匪首打话,老丈人用小竹片指着那头头说:“我的菜地一片狼藉,是你造恶,还想抢东西,没叫你赔我菜就便宜你了。”那头儿还躺在地里,鼻青脸肿的,歪着头说:“再也不来了,总可以了吧?”文亨刚赶到,指着那头目说:“今天太便宜你们了,我的侄儿春禄就是闻名遂昌的拳师,他来了才有好戏看呢?”

(棍术)

  举村是衢州与遂昌的交界处,文亨、文利兄弟俩在举村用洪公拳严惩盗匪之事,一传十,十传百,在两地盛传开了。
  洪公拳从创立至今近300年的历史,仅有一次在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下伤人性命,那是扬字辈的太公赤手空拳打退数十名土匪。洪公人世居深山,以种植、售卖林木为生。由于有洪公拳的威慑作用,没有人敢偷洪公山上的林木。清朝年间,洪公的木材搬下山后,要从清湖码头经水路运出,码头常有流氓光顾。有一天,太公带领族人在码头搬运木材之时,正遇上一群地痞流氓哄抢木材。太公再三恳求他们手下留情,他们反而仗着人多势众,认为大山里的人好欺负,一齐动手向洪公人打过来。无奈,洪公人只好以拳相迎。双方交战,洪公人虽然人手少,但拳法独特,占了上风。流氓头见打不过洪公人,便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猛击过来。太公以掌相迎,结果石块回弹过去正中流氓头的眉心,其当场毙命,一群乌合之众见势不好四散逃窜。
  洪公村张氏族人,大多都练过洪公拳。时至今天,洪公拳打得最好的是年已70岁的张祥海和61岁的张祥有兄弟俩,他们是洪公拳的嫡系传人。他俩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坚持了半个多世纪,武艺超群,声誉日高,不时有人慕名从远处前来要求拜师学艺。在笔者的请求下,在张宅的门头埂里,张祥海、张祥海兄弟将凳子花、棍子花、拳花等洪公拳术,全部酣畅淋漓地演打下来,只见拳头、板凳、木棍上下翻飞,虎虎生风,脚步奔腾跳跃,身子俯仰翻侧,俨然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不了解的人谁也看不出他俩是花甲和古稀之年的老人。问其养生之道,他俩说全仰洪公拳,除农忙之外天天都要操练。不少村民都跟着张家兄弟习拳,与该村交界的遂昌县西坂乡和衢江区湖南镇及岭洋乡部分青少年亦时不时地翻山越岭过来观看和求教。

(传承)

  在农村集体化时期,有一段时间禁止习武。那时是关起门来,偷偷学的。16岁的大哥张祥海在堂间向三伯张树荣学拳,7岁的三弟张祥有在边上自看自学,打错和打漏之处则在灶间由父亲张樟财手把手地亲自教导。结果,兄弟俩都聪明灵活,悟性极高,学得比族中其他同龄人快而精。
  张祥海牢记洪公拳的拳德,坚守练拳是健身和防身用的理念,绝不主动以拳击人,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与对方交手不但绝不置人于死地,而且还要考虑对方不受重伤。

(凳花)

  在20世纪80年代的一天,30多岁的张祥海,在衢江区岭洋乡岗头村代销店买香烟,这时店中一个身高一米七八十厘米,体重七八十公斤,并且学过拳脚的当地人,伸出双手把身材仅一米六的张祥海的头颈紧紧地箍牢。然后对张祥海说,听你们洪公人讲,你的洪公拳打得最好,今天你不使出洪公拳术来,我就不放你。张祥海回道,我是来买香烟的,如果不让我买,我就回去,边说边挣扎着往大门口走去,走到门口那人还紧箍不放。这时张祥海很想把那人甩开,然后到别的小店去买烟,但一看眼前是石砌台阶,甩出去的话那人肯定会头破血流,甚至性命难保。于是,张祥海只好转身走到柜台边,准备买香烟。但那人还是不肯放手,一口咬定张祥海不使出拳脚他绝不放手。这时,张祥海又想把他甩出去,但看看还是不行,因为甩出去怕那人的头碰到柜台角,也是非常危险的。张祥海只好又转身走开,这时突然发现边上有个豆腐桶,桶里装着柴灰,柴灰上还盖有一领蓑衣,软软的,摔下去肯定不会受伤。张祥海走到豆腐桶边,再三请求那人放手,可那人不撞南墙心不死。无奈之下,张祥海便使出洪公拳,把那人摔在豆腐桶里,头向下脚朝上。可惜那人实在高大,豆腐桶装不下,腰碰桶沿受了点轻伤。他连忙跪地拜服,口称洪公拳好厉害!
  有一天,张祥海到衢江区岭洋乡白岩村东坞地方买猪仔。因白岩村与遂昌县交界,一个身高近一米八、武功不错的遂昌人,也在仔猪出售户家里玩。他见张祥海与东家称好猪仔算过账付清款,挑起担子准备回去了,突然站到大门槛上说:“听说洪公拳很厉害,但我不信,我站在门枕上4个人都拉不下去,如果你一个人能把我拉下去,我就佩服洪公拳,如果今天你不拉,你就休想走出大门去。”其实,他是想利用张祥海去拉的时候,居高临下狠下毒手,击到张祥海,以此证明他武功比洪公拳厉害。张祥海再三请求,放自己一码,见无效果,又请东家相帮说情,但那人不见红棺材不流泪。张祥海只好放下担子说:“请你用劲站牢,我奉陪了!”说完,一个飞跃,以闪电般的速度,用洪公拳的二指功钳住对方的喉咙,往回一拉,当对方落下门槛时,手迅速落在对方的肚间一推。从飞跃、钳喉咙、往回拉、推肚间这一系列的动作,仅仅化了两秒钟的时间,对方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一窟臀(屁股)躺在门槛边的狗洞口边上了。当张祥海把他扶起来的时候,他发自内心地说,我服了,洪公拳!

(对打)

  还有一次,张祥海在遂昌县西坂乡一农户房间里,与当地一个身强力壮又练武功的小伙子,坐在床沿聊天,聊着聊着,那小伙子想试试洪公拳到底怎么样,突然一拳把张祥海打躺于床,紧接着双手叉牢张祥海的脖子。张祥海迅疾曲起双腿,把小伙子蹬到床对面的墙上,然后一跃而起,两人在狭小的房间里比划起来。通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张祥海反败为胜,把那小伙子制得心服口服,竟然一定要拜张祥海为师,好好学习洪公拳。
  现在虽然打破了传男不传女、传本宗不传外族的带徒弟的规定,但张祥海张祥有兄弟俩还是慎之又慎的,因为看得见人的额头,看不见人的心思,徒弟学会了洪公拳之后,会不会遵守不以拳伤人的规定呢?所以,张氏兄弟俩外族徒弟带的很少很少。通过多次观察和指教,他俩各自带有一个得意门生。张祥海的徒弟是林杨清,记性特好,悟性极高,廿来天就能把三十六式和七十二式,打得滚瓜烂熟,现在杭州读研究生;张祥有的徒弟是他老婆大姐15岁的外孙,也把洪公拳打得活灵活现。
  洪公拳分为拳花、凳花、棍子花等多种打法,每种打法都各有各的套路,并且环环相扣,步稳势速,发力短猛,防守严谨,招式多变,稳重实用,简单易学,但却能力拨千斤,充满力量。
  2008年,洪公拳成为衢州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张家兄弟不仅经常被邀请到各地登台表演,而且他们的洪公拳也于同年录制了光碟。
  2010年,洪公拳正式成为塘源口乡中心小学的体育必修课,张家兄弟自然是学校洪公拳总教头。他俩先教会学校的体育老师,一群娃娃在体育老师的指教下,每天在操场上操练“君子拳”。该校五年级的学生董小伟,是小辈中练洪公拳的佼佼者,每当学校有访客,董小伟总是要出来展示一番,市里组织相关活动时,还要上台演出拜师仪式和操练拳花。董小伟不仅仅体育课上练,平时也会练,但他知道这是君子拳,练得再好,也不能用于打架,目的是锻炼身体。
 当然,学生练的洪公拳都是拳花,没练凳花和棍子花,这与其他学拳的人一样,一般不学凳花和棍子花,单纯学练拳花,练拳花灵活方便,不用带道具,随时随地可练。拳花一般是练三十六式的车转拳和七十二式的凤凰展翅。不过,也有人学凳花和棍子花。
  三十六式车转拳的基本功是:
  第一节:开步车转(引拳、擒拿、直冲);第二节:跳步推马(跳马步、防掌、推马式);第三节:左右双拳(双拳、托掌、摔放);第四节:天仙拔力(推掌、拉腿);第五节:顺水拉船(拉船、推舟);第六节:仙人探月;第七节:扭头错掌(错掌、锁喉);第八节:左右荡拳(手荡上、劈掌、落拳);收桩:拉弓射雕(拉弓式、天子拳)。
  七十二式凤凰展翅的基本功是:
  第一节:凤凰展翅;第二节:关公托埠;第三节:霸王开口;第四节:起手千斤;第五节:落地震场;第六节:乌鸦盖月;第七节:二指托掌;第八节:天仙发猛;收桩:连环托掌。
  凳花的基本功是:
  1.扫地迎击,2.迎右防胁,3.迎左防胁,4.迎顶防头,5.迎下防膝,6.防右迎击,7.落地起桩,8.防左迎击,9.迎前防胸,10.转身防护,11.立式收桩。

(连环掌)

  棍子花的基本功是:
  01.弓步挫棍,02.弓步挑棍,03.转身劈把,04.马步举棍,05.弓步劈把,06.提膝下戳,07.弓步戳棍,08.弓步劈把,09.马步平劈,10.跳步错棍,11.前三错棍,12.后三错棍,13.跪膝劈棍,14.马步前戳,15.退步错棍,16.跳腿劈把,17.跪步劈把,18.转身云拨,19.扑步绷棍,20.跳步举棍,21.跳步前戳,22.弓步拉棍,23.刹手横风。
  自洪公拳列为衢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乡镇、学校、市里举行重大文化庆典活动,常邀请洪公拳手登台展示,同时也参加许多比赛活动,得到到了与会者的惊叹和获得了奖项。
  附:洪公拳历次展演记录
  2007年12月,参加江山撤县设市(1987年11月27日)20周年庆典活动;
  2008年6月5日,参加江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日展演;
  2009年9月16日,参加江山市宣传贯彻《非遗法》暨非遗项目展演展示活动;
  2010年5月,在塘源囗乡学校举行洪公拳进校园活动表演;
  2010年5月,在塘源囗乡“价值观大讨论”启动仪式上表演;
  2012年8月17日,在塘源囗乡外子山场“猕猴桃文化节”上登台表演;
  2012年9月18日。在衢州老火车站广场举行的“衢州旅游周末大派送活动暨江山市塘源囗乡徐香猕猴桃品偿会”上作表演;
  2013年5月24日,在塘源囗乡举行的“江山大极拳俱乐部走进洪公拳传承基地暨乡村党校少年宫建设启动仪式”上登台表演;
  2014年3月17日,参加在贺村镇湖前村举行的“江山市文化礼堂礼仪比赛”初赛;
  2014年3月31日,参加在凤林镇政棠村举行的“江山市文化礼堂礼仪比赛”决赛,荣获金奖。

2、玉源棉纸

  塘源口乡塘源口村玉源自然村,从清朝开始就有杨家纯手工的棉纸作坊,是江山惟一的棉纸生产基地,在江西和江苏都有一定的名气。杨家对做棉纸的配方和技术,在当地只传男不传女,只传内不传外,所以,本乡村其他人没有这种技术。从前,杨家做棉纸收益颇丰,造了一座房子,户型是大合面五架,小厅有四间,共有18个卧房,90根屋柱落脚,占地500多平方米。生于1885年的杨廷周,在爷爷和父亲的言传身教下,通过自己的钻研和勤奋,成为做纸技术最好、名气最大的人。他不但自己亲手生产制作,而且还耐心地向下一代传授技术,江苏宜兴和江西三清底廿四都等地,常有人请他去作技术指导,所以他有很多的外地徒弟。他的店号是:杨正美,刻有印章。别人的棉纸卖不出去,只要打上他的店号就非常畅销了。

(玉源绵纸)

  造棉纸,别县别省一般是用落叶乔木榖树皮的,又称为构树或楮树。而玉源杨氏做棉纸的原料是山上的另一种灌木,名杉梓皮,或叫纸皮,塘源口人叫老鼠皮,绰号贼裤带。因为它的韧性很好,上山偷砍杉树、毛竹、柴木等劳作时,匆忙中用力过猛,旧裤带偶然会崩断,就临时剥下这种灌木的树皮扎裤腰,所以叫贼裤带。当然,主要用于捆扎毛竹、柴禾等。
  纸皮树分红花、白花、粉红色花三种。红花、白花的纸皮树缕粗,做纸收缩率大,松脆,易产生皱折;而粉红色花的纸皮做起来的纸收缩小,韧性好,无皱折。塘源口、廿七都和遂昌西坂的纸皮树为粉红色花,遂昌的黄沙腰为白花,有的地方为红花。
  玉源杨氏生产棉纸的过程,主要有浸泡、蒸煮、淘浆、拉纸、晾晒5个流程,共10道工序。
  1、采料:在山上直接用刀从树上剥下皮来,这种皮叫生皮;把灌木砍下来拿回家,盘在木桶里,放在锅上蒸熟,再把皮剥下来,这种皮叫熟皮。无论生皮或熟皮,都要去掉初生皮,留下次生皮,就是将树皮的外衣(俗称苦壳),即青绿色表层刮掉。
  2、晒料:将采剥来的树皮挂在太阳底下晒,晒干后即用或储存备用。
  3、浸泡:将干树皮置于水中浸泡,直至完全发软为止,名曰还原。
  4、拌灰:先用筛子将石灰筛过,去掉炭渣及其它杂物,然后搅成石灰浆,再将树皮置于其中,使树皮得到充分的碱化。
  5、蒸煮:把木桶放在已盛水的锅上,以便多放已浸过石灰浆的树皮,然后用中火蒸煮10个小时左右。
  6、洗涤:将煮透了的树皮挑到溪流之中,让水将附在其上的石灰冲走,同时用手不断搓洗,将杂质及硬物清理干净。
  7、捣浆:将树皮置于石墩上,用木槌反复捶打,打碎后装入苎麻做的布袋,同时插一根长木棍进去,木棍的这头露在袋口外面,扎好袋口放到溪水里,手握木棍不停地搅动,目的是把打碎的树皮搅成浆状。这也是一种技术活,内行的人搅动,布袋会有气鼓起来浮在水面上,任木棍在袋中左右挥舞,一小时可搅三四袋。外行的人搅动不自如,一下子布袋就沉下去了。他省他县做棉纸就限于用木槌反复捶打,而玉源杨氏却加了后段的袋中搅打,所以做出的纸特别细腻,这是玉源杨氏掏浆的不同之处,
  8、浇纸:先把干净的树皮浆倒进纸槽里,再放一点生石灰下去,使其微微发红,但过红不行。石灰一定要新鲜的,陈石灰就不行。生石灰使得多少,要根据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温度来决定,一般掌握1斤树皮浆,半两生石灰。还有像炒菜要加一点佐料一样,做面纸也要加一点其他原料,冬天用洋桃(猕猴桃)藤汁,夏天用兰兰皮汁,使树浆酸碱中和,增加粘性,然后用竹帘一张一张地拉出纸来,一叠一叠地放好,同时压榨掉水分。
  9、晒纸:将榨过的纸用刷子一张一张地刷粘在室内的墙上,一张纸要刷四五刷才能既粘牢又平整。第二张贴在第一张上面,但要向后拉开半厘米至一厘米距离,第三张、第四张……以此类推。说晒纸,实际上是晾,绝对不能晒到太阳,让纸在阴凉处自然晾干,说是阴干的纸韧性特别好。这是玉源杨家的做纸特色,外省外县的人做棉纸刚好相反,他们一定要将浇好的纸连同纸模一起抬到阳光下曝晒。
  10、捆扎:玉源人每人每天可做棉纸1000至1500张。棉纸分引线纸和雨伞纸等不同用处,所以规格各有不同。引线纸的规格是长50厘米,宽40厘米,面积2000平方厘米。50张叠成一刀,即每人每天可做20至30刀。规定500张扎成一捆,即10刀为一捆,每人每天可做2至3捆,每捆的重量是2市斤零1两或2两,如果做成2斤3两或4两的话,就是太重,即纸太厚,不合格。
  玉源手工棉纸的四大特点:
  一是舒展性好,无论怎么揉搓,展开即平,不留皱纹。
  二是柔韧性好,不脆,抗拉力很强。
  三是透气性好,用嘴吹纸,可以感觉到气能透过纸张。
  四是防腐防蛀,久存不陈,可以保留几百年。
  如杨家于上世纪80年代做的纯手工棉纸,至今仍然揉搓无皱纹,柔韧性、透气性不减当年,根本不存在腐烂和虫蛀现象。
  玉源人做棉纸由于销量好,生产量大,人手少,故劳力紧张。后来他们就不自己上山采料,改成收购晒干的纸皮。收购干纸皮买卖双方不用讨价还价,规定跟着猪肉价走,猪肉什么价,干纸皮就是什么价,双方无异义,爽快成交。1斤干纸皮一般可产纸0.63斤,如果各个环节注意莫浪费,从头起就精打细算,最好的时候,1斤干纸皮可产纸0.7斤。由于劳力紧张,制作棉纸大户杨达泉勇敢打破了历代家规,他不但让小儿子杨崇余成为制作棉纸的能手,而且叫次女杨衰月也学会了做纸,掌握了全套技术,还叫大儿子杨崇彪和其他4个女儿也帮着一起把湿纸刷贴到墙上晾晒等各种做纸事项。
  期间集体化生产劳动收入分配时,如白天出工时间做纸卖纸,必须用钱向生产队买工分。有些年份生产队会规定,按产值25﹪的钱交给集体所有。其中,如今78岁高龄的杨增喜一直做到1982年分田到户后,才停产歇业,全身心投入口粮田的生产劳作。而同宗族的杨崇余,则从19岁开始到25岁结束,做了6年的棉纸,如今也50出头。
  棉纸主要作为爆竹的引线纸,同时也用于制造纸质雨伞、灯笼,酱油厂封坛口,贴窗户等,最差的棉纸是棺材油漆时,布棺材用。江山市赢牌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新民,以前做玻璃钢时,也曾经向玉源棉纸作坊采购过棉纸。把字写在棉纸上,晾干后,贴到玻璃钢上去,然后通过刮刷,棉纸和字都会融入玻璃钢上,字不会褪色,更不存在脱落,与玻璃钢共同存在。
  玉源人生产出的棉纸,大部分是卖给江西广丰洋口的中国第十三烟花厂、广丰县花炮厂、华丰花炮厂。北京天安门广场放的烟花,也曾用过江西广丰洋口的中国第十三烟花厂的产品。玉源人的棉纸价格每捆12元或13元。销售方式有两种,一是自己或雇人挑担送过去,收购方除付给纸钱外,同时供应免费饭餐,后来通车了还付给车钱;二是江西人过来上门收购,仍然雇玉源、仓坞等周围地方的人挑到江西去。这些被雇的人回转时,都要带一担那边的土特产回家,或自用或出售,以此多挣一点气力钿。
  改革开放初期,江西广丰洋口的中国第十三烟花厂汇给杨崇余的父亲杨达泉8000元棉纸预付款,这在当时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再加一点家里的其他收入,可就是万元户了。那个时候,万元户是人们攀登的高峰。所以杨家的这笔棉纸预付款,不但轰动了整个塘源口乡,而且轰动了县城,当时的江山报记者曾专程到玉源采访报道。
  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农民种植自由,不但可在田里种粮食,还可以种其它经济作物,以提高收益;农民还可以自由办厂开店,或外出打工挣钱。劳力各奔东西,到山上剥树皮卖的人越来越少。自然纸皮越卖越贵,猪肉0.80元1斤时,干纸皮却要3.50元1斤,比原来提高了三四倍。而棉纸出售价格仍然每斤12—13元,每张毛收入0.024—0.026元。因此,做棉纸不但没有利润,而且工夫钱也远远不如外出打工。坚持到最后的杨崇余,也宣告停产歇业。第二年江西的棉纸生产者,也因无利可图而宣告停产。再后来,有人发明了其他东西代替棉纸做爆竹引线,棉纸生产逐渐消亡,只能留下美好的回忆。

3、靛青土制

  靛青,又称蓝靛、靛蓝,由蓼蓝加工制作而成。蓼蓝是一年生草本植物,茎红紫色,叶子长椭圆形,干时暗蓝色,花谈红色,穗状花序,结瘦果,黑褐色,叶子含蓝汁。通过发酵,可以制成蓝色染料,用来染布,颜色经久不褪。

靛青种植

  清康熙《江山县志》卷三之国计志·物产中“货之属”曰:“靛(青)出廿七都、十四都”,塘源口地域在清雍正八年(1730)以前设都时期属江山县布政乡十四都,可见江山古代靛青生产在塘源口占有一定的分量。
  以前,江山农村,特别是山区,大部分人穿靛青染的布,叫青布。一个靛青布,刚好做一套衣裤。靛青布的价格是,一个靛青布卖一斗二三升米。自古以来塘源口山民一直有种靛青及制靛青的习惯。
  民国时期的白石乡最富的五大财主:一是现在的塘源口乡洪福村油麻庶自然村达坞尾地方的夏兆吉,二是现在的塘源口乡塘源村的毛炳煌,三是原属塘源口乡后划给张村乡的寺下村的周金鳌,四是张村乡塔山村的徐何男,五是原敖村乡溪头村的毛登道,他们全部是靠种靛青走向富裕地位的。因为同样是一亩田,种水稻收不了几担谷子,而种靛青却肯定能收四五担,并且单价要比稻谷高出甚多。

(靛青苗圃)

  塘源口人的靛青很少种在水田里,大部分种在高山上,由于山土地挖得很深,泥肉很厚,所以生长旺盛。塘源口人种的靛青高度四五十厘米,茎叶深绿色,像芝麻杆,有好几个层节;叶子椭圆形,三四厘米宽,六七厘米长。种植的靛青叶子对生,而野生的靛青每节却有四片叶,不开花,不结果。

(靛青叶)

  农历三月谷雨前后下种,从靛青窖里拿出上年留下的摘去叶子的靛青茎秆,扦插到山地间挖好的小泥坑里。扦插时右手捏牢特制的锄头,左手拿靛青茎秆插下去,大半截埋在地下,露在地面上约六七厘米,然后捋平压实泥土。一般的锄头长度是25厘米左右,上头略小,下头略大,锄头柄长度是150厘米左右,而种靛青用的锄头长度有45厘米左右,是普通锄头的两倍,上头略大,下头略尖,与普通锄头刚好相反,但锄头柄却仅仅30厘米左右,只有普通锄头柄的五分之一长。正因为它形状独特,山民们不叫锄头,而叫靛青狙。靛青平时管理,除了像其它作物一样要锄草浇苗以外,还要增加一道工序,那就是要在山上割下树叶,埋到一行一行的靛青垄里,所以种靛青的土地很肥沃、很松软。靛青像麦子和水稻一样,会分蘖,种下去一根,以后根部发出很多的茎秆,生长发育,粗壮成长。

靛青制作

  农历八月秋分后,塘源口人开始逐渐摘回靛青脚页,目的是不让其自然掉落烂掉而造成浪费。农历九月中下旬霜降前大收割,绝对不可以让霜落着,不然就没用了。割靛青的日子必须起得很早,甚至摸黑就上山,因为割下来的靛青,不能让太阳晒着,叶子晒焦就没用了。靛青割下捆扎挑回后,拣茎秆好的摘下叶片放进水池,再把茎秆捆扎成一把一把,放进靛青窖里翌年做种。捆靛青种不能用粗硬的棕绳,一定要从山上采割青藤来捆扎,因为棕绳要伤皮,影响明年的成活率和初长劲头。
  水池有一间房子那样大,俗称靛青塘,又叫浸塘,是个一米多深的圆塘,底层和四周用石灰和黄泥搅拌打实打光滑,前面有上下2个出水口。一个浸塘放入靛青树四五百斤,上面先放上毛竹片,然后用石头压实,放入清水,水要满过靛青树,让靛青的茎秆和叶片一起在里面浸沤、发酵。

(靛青塘)

  靛青塘上方另有个水池,很小,俗称毛头壳塘,里面浸着石灰,让其融化,去除杂质后,搅成石灰浆,然后用桶装起来,倒进大水池里,腐化靛青茎秆和叶片,另外起到酸碱平衡的作用。倒多少石灰浆,这要看塘里靛青数量的多少,但主要是根据靛青塘里水的颜色和发泡情况而定。这是一项技术活,不是户户人人都能掌握的。一般户是雇师傅来操作的,施石灰时,东家要有两个人各握一支长柄耙子,站在靛青塘两边,不停地搅拌着塘中的靛青茎和叶,一直要等师傅认为可以才能停止搅拌。
  过四五天,把塘里靛青茎叶捞起来,放入旁边另一个浅塘里。这个浅塘的底面非常光滑平整,名叫靛青围。先用清水洗茎叶,再把茎叶捞掉,把洗过的水翻入浸塘里,然后由两个人用长柄扫帚绞去浸塘里粗的渣物,再用长柄笊篱捞去小的渣物,而后又倒石灰水,搅拌浸塘里的靛青水,当石灰水和靛青水混合的颜色,由青黑色变成红白色才停止搅拌。第二天把浸塘上面的出水口打开,放掉清水,再把浸塘下面涵管木塞拔掉,让靛青水通过涵管流到靛青围里。靛青围的入水口,即涵管这头,用粉筛过滤掉靛青水里细的渣物,然后让其沉淀。有条件的户头,要在靛青围上面建简单的房子,既防灰烬杂物掉下,又防偷盗。
  几天后靛青围里就会出现像豆腐脑一样的黑绿色东西,既有水分又能成团,如用神仙草做成的神仙豆腐,这就是成品染料靛青。然后把它舀进专用的木桶里,这个木桶称为靛青桶。没有靛青桶就用箩筐装,当然箩筐里面事先要用米汤和方高纸糊好,以防水分流失,然后盖上封好,挑去出售。一百斤为一担,少的户产靛青三担,多的户有十几担。福石岭村尽管村子不大,而靛青塘却有30多个,说明种靛青者甚多。但整个塘源口乡范围,洪公村和塘源村种靛青户数最多,面积最多,总产量最高。

靛青销售

  清末民初,大多数人把靛青卖给本乡塘源村的毛锡邦。毛锡邦雇人挑到大溪码头边,用船运往上海或杭嘉湖地区出售,利润较好,赚了不少钱。自从毛锡邦开始做靛青生意后,塘源口乡各村靛青的种植量和销售量大幅增加,并带动了许多人做靛青生意,或种植户自己挑出去卖,每百斤靛青售价3石大米左右。一般挑到长台、清湖、江城出售,或挑到衢县岭头山底乌溪江码头出售。
  衢县岭头山底有靛青行,各户把靛青挑到那里,会有人来检测质量。此人用很粗的铁筒,下头做成锥形,从靛青桶或箩筐顶上往下插到底,然后抽上来,看看顶、底、中间是否一样的货。简陋一点的检测工具是,半爿毛竹筒,下头削尖,检测时也插下去抽上来,看看顶底是否一样。具体检测质量等级,是用毛竹片刮一点靛青,均匀地涂到白纸上,看染色效果分出等级,然后定出价格。他们之中有掮客,就像猪仔行里的猪伢,把卖方介绍给买方,并帮助过称,使买卖双方放心,从中赚手续费。手续费一般按成交额多少而定。也有的把卖出方的价格压低一点,把买入方的价格抬高一点,从中赚差价,做无本生意。当然,不会强迫成交,必须征得买卖双方的同意。如果一下子卖不掉,可以在靛青行里吃饭睡觉,等靛青出售有钱后,再付饭钱和住宿费。买入方有两种对象,一种是做靛青生意的,另一种是布厂或染坊直接前来收购自用的。成交后买入方把靛青装上船,运到衢县樟树潭或更远的杭州、上海。
  有时靛青种植户为了卖得好价钱,干脆自己挑到永康、富阳等别的县城染坊去销售。如今已近90岁高龄的福石岭村民江良柱,17岁时就把100斤靛青挑到兰溪销售。那时,本地售价3000元,挑到兰溪却能卖上1万元,回转时挑一担食盐回来。那时兰溪食盐2升多米1斤,而我们江山却要7升米1斤。不过当时政府不允许贩卖食盐,如被盐警发现要没收且罚款。所以他们不敢走大路,要往偏僻的道路走。有时要白天休息,黑夜挑盐。因此,兰溪一去一回,一般要化28天时间。
  塘源口乡各村种植和制作靛青,从古代一直延续到1957年。1958年实行大跃进时,才完全停止。

4、土蜂养殖

  土蜂,正名中华蜜蜂,简称中华蜂、中蜂,是东方蜜蜂的一个亚种,是中国独有的蜜蜂当家品种,是以杂木树为主的森林群落及传统农业的主要传粉昆虫。中华蜜蜂有利用零星蜜源植物、采集力强、利用率高、采蜜期长及适应性、抗螨抗病能力强,消耗饲料少等意大利蜂无法比拟的优点,非常适合中国山区定地饲养。中华蜜蜂躯体较小,头胸部黑色,腹部黄黑色,全身披黄褐色绒毛。2003年,北京市在房山区建立中华蜜蜂自然保护区。2006年,中华蜜蜂被列入农业部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

(土蜂)

  土蜂与洋蜂(意大利蜂)相比,不仅仅是躯体的大小不同,而且在养殖方面有所区别。装蜂的工具,即蜂之家,洋蜂是方形的,名叫蜂箱,而土蜂却叫蜂桶。土蜂桶是圆柱形的,蜂桶由底桶、继桶、桶底、桶帽 (盖)组成。底桶和继桶可选用长100~120厘米、直径40厘米左右的园木 制成。用凿子掏成空心并清除内部木屑后呈园桶状,桶内壁不宜太光滑。在桶体下方的边缘处,做成一长4厘米,高1厘米的巢门。山区通常选用林 中的自然干枯的空心树,截出所需长度,稍加制做便成蜂桶。制好后,放在 阳光下晒干,并将桶内壁均匀挂蜡,以便山蜂定居后尽快采蜜和造蜡。一般继桶比底桶要长2倍多,也有不分底桶和继桶两者合为一体的。桶底可用比 蜂桶底口面积稍大的园形木板制成。桶底和蜂桶连接处除留巢门外其余部分 应密封好。桶的上口一般不用另加桶盖,直接用树皮或其它木板做成和蜂桶 口大小适中的园锥状桶帽,扣在桶口上即可。园锥桶帽的下缘要长出蜂桶10 厘米左右,外面再加一层草编帘子以防雨水。桶帽与桶口相接处也应密封,帽的内侧也应挂蜡。桶帽、桶、桶底之间应连接固定好。蜂桶做好后,放于房舍附近的背风向阳、后边有树、前面开阔、夏不积水、冬不积雪的地方,也有放在离房舍较远的、能避风雨的山崖岩洞中,放桶时,蜂桶应尽量垫得高些,一般以长颈酒瓶倒立做垫墩,并在桶底垫塑料布防潮。也可用光滑的木杆或其它材料做垫墩,主要是防止鼠、蚂蚁等进入巢门。蜂桶要分散摆放。放置要端正、坚固,以防桶倒蜂逃。清除蜂桶周围的污物、杂物。接蜂前最好将桶帽下面涂少量蜂蜜。
  山蜂接入蜂桶后,工蜂马上利用蜜囊中的贮蜜营造巢脾、贮蜜,蜂王开始产卵繁殖。繁殖是由蜂王和雄蜂交尾来完成。交尾后,雄蜂因外生殖器脱落而死亡。一只健壮的蜂王,一昼夜可产卵1000~2000粒。山蜂分群,多采用抓王法,即将蜂王放入纱布、窗纱袋里,吊入蜂桶内上方, 等蜂群安定后,再把蜂王从纱布袋里放到蜂桶内。一般每大桶蜂群春季可分成5~6群,秋季又分3~4群。立秋前后,蜂群易出现分群现象,当分完群后,要将再出现的新蜂王掐死。以培养壮群。
  塘源口地处山区,奇峰秀峦,群山吐翠,万木争荣,奇香满壑,是养殖土蜂的理想之地。而土蜂所采之花有桕子花、老虎头刺花、仔鸡草花、木槐树花、茶叶花、茶籽花、猪边去花、冬桂花等山上的各种杂树杂草之花,还有田地里的各种农作物之花。
  土蜂,在江山山区,一般都有人养殖。相对而言,塘源口养土蜂的人比较多,单体桶数也比较多。
  塘源村的毛鹏飞,已步入古稀之年,18岁开始养土蜂,如今数量已达40桶。从养洋蜂的角度来说,40桶的数量实在太少了,是一般养蜂人的零头。而作为养土蜂来说,40桶却是个惊人的数字了。一般人是养二三桶、五六桶、七八桶,养十几桶的人算不错了。
  毛鹏飞养土蜂,蜂蜜产量比较高,至于一年割几次蜜,这要看年景而定。一般一年割三次蜜,除了秋季以外,春、夏、冬三季,每季割一次,产量每年高低不一,因为要看各种树草的盛花期雨水是否太多,或者天气是否过分干旱。别人土蜂蜜每市斤售价50—60元,而毛鹏飞的土蜂蜜质量特别好,每市斤售价80—100元,还非常畅销,常常供不应求。

5、山村龙狮

  民国时期,塘源口村张其顺、徐富财、徐洪先等村民,平时练就舞龙本领,每逢春节期间和其他喜庆之日,常利用晚上时间到周围各村的祠堂门或簟场埂(晒谷场)等空地上舞龙。如今已90高龄的徐富财老人,十六七岁时曾参加过2次舞龙演出,一次是从仓坞墩顶社屋出发,先到仓坞演舞,而后到玉源、王村、塘源口等村表演,第二次是直接到较远的白石村演出。
  抗争胜利之后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又改成舞狮,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把狮头、狮身等道具都烧掉了,才停止演舞。改革开放后的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文化部门的指引下,张其顺就指导其孙子张同兴(狮尾)和竹村的翁史土(狮头)、翁小华((狮仔)进行训练,锣鼓胡琴等乐器由翁沛高、徐崇湖、徐崇志、徐崇国、徐德成敲打吹拉,再加一个执狮球者,共9人组成舞狮班子。但仅仅舞了三年就停止了,因为电视的普及,人们的眼睛都盯上它了。

舞  龙

  塘源口老人讲,龙,一般是青龙,青龙吉庆,但也有花龙。无论青龙、花龙,都由龙珠、龙头、龙身、龙尾四部分组成。
  龙珠有2个,以便舞时可替换;龙身由好多节组成,用青布连接,节与节间隔七尺;龙尾扎成圆锥形,最后有尾鳍。龙头、龙身、龙尾加起来有11节、13节或更多,但一定是单数。
  用青布连接的称青龙,用花布连接的叫花龙。花布用手工画图,图案形状不一,一般采用云雾居多。龙身用透明纸在篾篓外表上糊成,以便龙身里面插蜡烛能透出光来,舞动起来色彩缤纷,热闹美观。同时,这村舞好到那村去,路上起到照明作用。

(舞龙)

  舞龙,又叫舞龙灯,借助灯(蜡烛)光营造氛围,增加可观度。舞动时,龙口咬龙珠,龙身紧跟龙头,龙尾则跳跃不歇,以锣鼓伴以节奏。舞技有抛珠、引珠、戏珠、回龙、抱珠、绊腰、盘荷花墩等。
  塘源口村龙队到其他村舞龙时,先在村庄的大厅或祠堂里“派四门”,即于舞前来一段“四喜发财”,在厅堂四根大柱之间穿行舞之,而后跨出大门,到宽阔的门埂上狂舞。舞龙技艺,主要是先由龙珠、龙头、龙尾组合而舞,再让龙身插入组成整条龙舞,最后舞叠塔、叠螺蛳及龙脱壳等,此套舞技最难,但挣钱较多。青龙花龙,舞法相同,时间为15至30分钟。舞龙人数根据龙身节数的多少而定,一般为12人、14人,打锣3人,2人执长柄灯笼在前头引路。灯笼有大的字号,还写某乡某村。执长柄灯笼者是经手人,白天分发龙帖,帖上印着“即晚青龙吉庆,塘源口龙队拜贺。”帖发到每户中,户主将钱用红纸包好,压在中堂“上横头”香几上的香炉下。发帖人将红包拿走,把龙帖压在香炉下。塘源口龙队到洪公村挨家逐户上门表演,演出结束后各户都会给予红包,讨个新年吉利。常说好戏在后头,最后一场的龙脱壳舞规定在塘源口本村演舞(各户不用花钱),观众特别多,舞后将龙洗澡,清洗后架在祠堂的扛梁上,最后分红。舞龙时间一般是从正月初二开始,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演出后结束,有些年份应某些村庄或某些富户及想讨吉利户的要求,到正月廿才结束,正月廿以后就绝对不演了。俗语说:“过了正月廿,龙上天、佛归殿,娜妮绣花线,老太婆补破片,男人去下田,学生归书院。”

舞  狮

  制狮材料就地取材,简单易行,狮头用竹片扎成用布缝制,嘴唇用两爿木板做成,以便表演追逐狮球时,腾跳高昂,嘴唇一合一张,啪啪作响,威风凛凛。然后用长条青布或红布把狮头和狮尾连接起来,惟妙惟肖,像真的狮子一样。
  塘源口村舞狮队舞狮与舞龙一样兴盛,一样的开始和结束时间,而且有时会把时间跨度拉长,要演到农历的二月初二[俗称:二(nì)月二(nì),炒糖豆(tì)]才结束。舞狮一般舞青狮为主,帖子多写“即晚青狮吉庆”。舞狮的演技难度较大,其必演的技法是:狮子滚绣球、揩痒、过板桥、跳凳等。跳四尺凳,是每个地方必演的主轴戏,表演地点一般放在空埂上,也有在街道上进行,如塘源口、玉源就放在街道表演。表演时将多条四尺凳直行排列,间隔一定的距离,放得下几条就放几条,少的十多条,多的几十条。如在街道上表演,就数不清的条数,因为等舞者跳到前面去了,就有人把后面的凳子移到更前面去,不断地跳,直到跳累为止。后面移到前面去的凳子上,每条凳头都压着钱,跳的越多收入越高。执灯者要仔细观察,凳子必须放牢固。舞狮时,演狮尾的难度最大,自始至终躬着身弯着腰,上面有“狮皮”遮盖着,光线暗看不请,还要与前面舞狮头者脚步一致。一只手要拿住安着响铃的狮子尾巴,不断地摇晃;另一只手按着凳子跳过去,要跳得两人很合拍。演雄师的演技大概如此,但演雌狮或雌雄双狮的,还要演一出产狮崽的戏,另有小狮一头,出场时看不见,它藏在雌狮的肚子里,其实是把演狮仔的小孩用长布片捆绑在演狮尾的青壮年的肚皮上的,待雌狮演过肚子痛后,才从雌狮的后腿胯下慢慢爬出来,很有意思。舞龙时,乐器以锣鼓为主,舞狮时要加上吹号,演双狮吹双号,以示区别。

6、民风习俗

  民俗是人民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形成的风俗习惯,它是在历史演进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既有基本的模式和一定的成形,又不完全拘泥于原先的格式和规制,而是在渐变式地缓慢衍化和出新。有时,一种民俗事象衰落乃至消失了,又有一种民俗事象产生并且发展了,民俗就这样变化并延续着。
  塘源口的民俗文化大致与全市其他地方相似,但也有许多不同之处。了解、认识、研究这些民俗,对于今天的精神文明建设、艺术创作、资源保护开发、提高生活质量等都具有借鉴、指导和促进的作用。

㈠发型

  以前男人都留长头发,打成辫子。越长越时髦,姑娘喜欢头发长的小伙子,有一句姑娘择夫的俗语曰:“不择田,不择地,择个老公辫拖地。”女的也梳辫子,但却是一根小辫子,并扎上一根红头绳。但女的结婚以后,就不能打辫子了,而是梳头髻,江山腔曰头鬃。头髻呈椭圆形,贴于脑后,罩上发网,横插一根银簪,直插一根翡翠头插,下边还配上蚌壳形的“头髻托”。梳一个头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就有了“十月日, 勿着,梳头洗面去半日。”的谚语。一方面说明农历十月份的日照时间短,另一方面说明梳头之费时。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塘源口山区的一些老妪仍保留梳头髻。
  后来由于时代的发展,男人不梳辫子,女人也不梳头髻,并且女人的发型在不断地变化。塘源口山区女士常说,我们也想赶潮流,赶时髦,但老是跟不上城里的女士。当山里女士留辫子时,城里女士已理了运动员发型;当山里女士也学着留运动员发型,城里女士又流行烫发了;当山里女士也烫了发,城里女士又时兴染棕红发了;当山里女士也学着染发时,城里女士又开始长发披肩了;当山区女士也留披肩发时,城里一些女士又时髦短头发了。
  还有男人的发型也千变万化,随着外出打工青年的增多,世面广、视野宽,其发型变化不亚于城里的青年,有的奇形怪状,有的干脆剃了大光头。

㈡、节令习俗

  1、过年。过年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是鸡鸭鱼肉菜肴最丰富的节日,所以外出的人从农历十二月廿以后就陆续回家了,男女老少都盼望着年快点到来。俗话说:“放牛小孩盼下雪,贪吃媳妇盼时节”
  过年是从除夕开始的,也就是腊月卅或腊月廿九开始,这天的晚餐叫做年夜饭。但古时塘源口乡有的地方年夜饭放在早餐吃,有的地方年夜饭放在中午吃。所以过去在塘源口乡范围流传着一首民谣,叫做“塘曲人真正慌,年夜饭吃天光;坳头人跟不特,年夜饭吃都日。”原来,冷浆塘村塘曲自然村早时的太公有很多的土地,出租给周围各村的人,由于田多佃户多,容易被人欠账。把年夜饭放在早上吃了,好一条心去外村收田租。而同是冷浆塘村的坳头自然村,从前也有田出租,但没有塘曲人那么多,所以吃过午饭去收账,时间就够了。这里“特”是江山话的音译,“跟不特”是跟不上的意思;“都日”同样是江山话的音译,指中午。

(切米糕)

  香饼,塘源村,每年正月初一,全村男丁老小穿着新衣帽、新鞋袜,带上香纸烛及火炮与祭品到祠堂去祭拜祖公。祠堂里由族长主持,众事操办,挂沙灯、结彩布,排戏班,设供桌。族人回家时,祠堂发给每人3个甜香饼,每个供品篮加发三个香饼,以彰备办祭品,对祖诚敬。
  2、中元节。就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民间称为七月半,是鬼节。塘源口乡各家都要祭祖,社庙里要祭野鬼。这一天家族当中保管太公画的家庭,早上就把太公画挂在中堂上,燃好香烛。其他各户都把煮熟的猪头、整鸡、鹅、鸭等食品装在擎盒盆里拿过来,摆在四方桌上,如果家族大,擎盒盆多放不下,就四方桌接四方桌,放置好几条,然后点香跪拜。傍晚再点香跪拜,收好太公画,再把擎盒盆拿到三岔路口摆祭,又是点香叩拜,烧锡箔纸折成的元宝,放爆竹。奠酒后收拾祭品,点燃一把香,沿路插过去,一家一家相连接,家族大的,往往插得很远,这叫插路香。同时,各村还要舞茄灯,小孩把燃着的香插在切开的茄子周围,再缚在竹竿上,在村口及房弄中,欢奔乐跳,高举舞动。
  而塘源村却以每年农历七月初七为鬼节,由族长主持祭鬼。这天在该村大公殿里,中间靠上设供桌,摆果品,点香烛,两边墙壁挂上观音娘娘游地下阎王十殿之彩图,图的内容是在世作恶者到阴间阎王殿后,分等受刑:如:说谎者钉舌,作贼者锯手,杀妻者挖心等等,画得非常恐怖,总之应有尽有,许多小孩不敢看。这些画有因果报应之说,劝人为善,积德积福,不要作恶。晚上在大公殿门前,用四方餐桌叠成高台,台上摆了很多的米粿供品,点上香烛,道士坐在台上又摇宝铃念经文,间隔撒几个米粿台下,台下还派人陆续烧锡箔纸,以示吃食钱财送给众鬼,以保村庄平安。另外还派人在大路边上插上点燃的香烛,间隔一直插到地方外约1公里远的社公殿,在那里烧了纸钱,意思是也向外面的鬼送钱,望各路鬼神从此不要挠乱村民,一年四季清清洁洁,平平安安。
  3、老佛节。老佛节在江山的下路乡,又称麻糍节,乡乡村村都盛行,祠堂里邀请戏班子演出,家家户户都备办丰盛的饭菜酒饮和零食,请来很多的亲戚朋友前来赴宴,一般家庭都有好几桌客人,借不到桌子就把门板、床板拆下来摆酒菜。早上各家各户都要打麻糍,早餐一定要吃自制的麻糍。中午吃饭时一定有人猜拳,俗称喝三,热闹非凡。客人临走时,主人还要送给圆圆的白麻糍坯一个,并配有芝麻糖一包。而塘源口乡与江山上路乡的其他乡村一样,一般很少有这样的麻糍节。但洪福村龙旗自然村外龙旗地方却与众不同,该地方亦有老佛节。与下路乡老佛节不同的是,不打麻糍,不请亲朋好友来过节,而是规定每年的农历7月25日是该地回龙殿的老佛节,全村所有家庭皆停火,从头天晚餐至7月25日晚餐共4顿,男女老少全部到回龙殿前聚餐,并且外来香客也同食,以示给老佛做生日。如逢雨天就搭棚摆桌,吃饭者有将近20桌,期间参与者捐款多少全凭自愿,有人记账有人收款,还请坐唱班吹打唱戏,热热闹闹。
  4、尝新节。庄稼人在每年的农历六月早稻收割之际,要举行一次尝新节。农谚曰:“五月五月荒,六月步步光。”说的是五月已没有什么粮食了,六月将割新稻,看见光明了。尝新节选定六月的第一个卯日,如果第一个卯日还没有新米,可以推迟到下一个卯日,也就是再过12天。如果这天还不能收割早稻,就到田里挑老一点的稻穗,割几斤新谷,放锅里烘干,然后加工成米做新米饭,举行节日活动。早稻收割有早有迟,每家不一样。早割的户会借新米给迟割的户,互通有无,共庆节日。当然过不了几天,迟割的户就归还新米了,这就是俗话说的“六月债还得快”。早稻收割虽然有迟早,但都在大暑前后,故有“小暑豆腐大暑饭”之说。
  塘源口山区因群山连绵,太阳光线少,气温低,早稻成熟要比平原迟十天到半个月。故每逢七月中下旬,一些壮劳力带着扁担、稻弓赴长台、清湖、大溪滩等平原乡镇,甚至扩大到江西省的广丰、玉山一带,帮亲戚朋友家割稻。帮工结束后,一般不要工夫钿,只给几十斤新米,带回去给全家人接荒、尝新。当然,生疏的人请求帮忙,也会给一定的工钱。
  尝新节要有新米、新鲜蔬菜和当年养起来的新鸡。先把成熟的稻穗插在新米饭上,一拜天,感谢上天赐予的好年景;二拜田公田母,谢其养育了粗壮的水稻,然后全家才可以动筷吃饭。尝新节意味着做人要知道感恩,别人对俺好,俺要知道好。

[编辑:王睿宁]